胖是胖胖的胖

之前的图片糊了,重新发一下

国庆节快乐(顺便送上过期的“中秋快乐”)
(*>◡❛)

唐毒段子

嘿,你喜欢听故事吗?

我是一名五毒弟子,那年,我外出游历,遇到了他。一身唐门劲装,脸上覆着一块银色的面具,露出来的半张脸着实俊朗。
随你们怎么想,我对他一见钟情了。我走上去搭讪,他也理我了。之后顺理成章的结伴一同走。路上又经历了许多 ,感情一点点升温。一次,我半开玩笑的对他吐露了心意:“你看,咱俩配合那么好,干脆一起搭伙过了吧。”天知道我有多紧张啊。
然后,他对上我的眼睛,说了一声  “好”。
我带他回去见了我师傅,他带我回去见了他师傅。也成了亲,他嫁给我,哈哈
日子过得很平淡,直到他被召回。我一直在等他回来,可始终没有那个人。他师傅说他在一次任务中失踪了,生死不明。
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。我能等到那一天。

















要糖的继续往下看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天,我在准备晚饭,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。大开门的一瞬间,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,他满身风尘,张开双臂,笑着问到:“怎么,见到我回来不高兴吗?”我扑倒他怀里,笑着对他说:“欢迎回来。”
这个混蛋终于回来了,在晚饭前回来了。



劳动节

到五一了,该大扫除了。我勤勤恳恳的打扫着屋子,扫地,拖地,擦窗户。心情还不错,要是后面没有只飘跟着,我可能会更开心。讲真,大哥你能不飘在我后面吗,我有点方,每次一回头就看到一半透明的你飘在那,那感觉真的是。。。
“没办法,那道士说了,你能帮我,要跟着你。”
“他明明说的是不要离太远。”
“一样的。”
(ノ`⊿´)ノ去尼玛的一样。
“你的那块蛇形玉佩是哪来的?”唐魇突然来了一句,我愣了一下“不知道,从我记事开始,就一直带着。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?”“有点眼熟,再给我看看。”
我把玉佩摘下来,放在手心,递到他面前。唐魇伸手刚触到玉佩,我突然看到那蛇的眼睛闪了一下,接着一股味道弥漫开来,刚开始不是很浓,慢慢的,浓了起来,是血腥味!非常重。并且,越来越浓,感觉快要滴下来了。
呼吸有点困难,眼前出现红色的雾气,身上有种湿哒哒的感觉。我疑惑的低下头,看看自己的身体,瞬间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全是血,甚至开始滴落。。。
“退!”
随着一声呵斥,刚刚的景象全部消退,宛如错觉,可那种感觉仍旧挥之不去
“你刚刚怎么了”裴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将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。
“你们没感觉到吗?!”“感觉到什么?”“血!”
“并没有,到底发生了什么”唐魇和裴茗皱着眉头,而洛珂却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依旧面无表情,但说出的话差点碎了我的三观“他可能是看到了前世的场景。”
我怔愣的看着他,这是,唐魇来了句“我想起来我要找谁了。”
三双视线一下聚焦到他身上。“谁?”我急忙问到,连刚刚发生的事都先搁在了一边。
“  曲莘,我要找曲莘  。”
“啊咧?”我懵逼状。
裴茗默默看了我一眼,不发话。
“原来,我要找的就是你啊”唐魇说完这句话后笑了笑,贼温和。
接着,我因受惊过度,成功晕了。‘我卫生还没搞完呢’成了我脑子里最后的记忆。

清明

正式开坑(划掉)开更。

自从那天那个男的说了那句话后,我就找裴茗私下了解了一下。裴茗他男票,玩剑三认识的,叫洛珂,貌似是个道士。
。。。呵呵

不过,墓还是要扫的,然后,我就见鬼了,真.·见鬼,我特么。
清明照例扫墓,然后我看见一个人坐在一座坟前,穿着剑三唐门的衣服。我以为是cosplay,就好奇的问了句:“小哥,就你一个人吗?”“你能看见我?”“废话,你这么大个人谁看不见啊。”然后,我就看见他飘到了我跟前,我去 ,飘得。
一阵恶寒从脚底升起,蔓延到全身。不待我有所动作,他却定定的看着我:“你在害怕。”
“怎么会呢,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,何况这青天白日的,呵呵,呵呵。”
“嗯,既然你能看见我,那么,就帮我一个忙吧,不准拒绝。”
!!!∑(°Д°ノ)ノ,嘛玩意儿,不带这样的。
我小心翼翼的问到:“要帮什么忙?”
“帮我找个人”“找人?”“对”“找谁?”“不记得了。。。”
(°ー°〃)
(╯°Д°)╯︵┻━┻
尼玛,你不记得了还让我帮你找,脑子瓦特了,不对,他是鬼,没有人体构造,因而也就没有脑子。。。呵呵哒
真当我刷平时这货突然来了句:“你在想什么?”“没,没什么”“嗯。对了,你去把那个土堆挖开”“啊咧,什么土堆?”
“那里”他说着,并指了一下那座他原来坐着的坟。
一座坟?!哦,不是啊,旁边的才是啊,吓死我了,跑人祖坟的事我可干不出来。
之后,挖开土堆,里面是一架陈旧的。。。emmmm千机匣。(=ω=;)
WTF!!!特么的鬼网三啊???GWW你有毒吧。
“愣着干嘛,拿出来”
我抖了一下,僵硬的蹲下身,小心地捧起了千机匣,不得不说,质感真好,并且十分精巧。
我转头,问到:“鬼兄,这个。。。”
“这是我生前用的武器,现在我付在上面。还有,我叫唐魇。”
“哦。”
之后,我就把千机匣带了回去,答应别人的事总不能废了吧。
不过,我没想到的是,为什么这东西会散了啊。我真是欲哭无泪,唐魇继续飘在一旁,默默地盯着我。
QAQ,大哥,你能不看了吗,我修还不行吗。
至此,一人一鬼的相处生涯正式开始,还要修千机匣。







下一个节日在写,后面裴茗和洛珂也会出场

团圆

过年了,发点肉肉。
第一次写肉,可能会emmmm

今天是除夕,五毒特意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,等着和唐门一起吃。
唐门做完任务,买了一坛酒,不是很烈。回家后,与五毒一起腻歪。
酒不醉人人自醉啊。
腻歪着腻歪着,屋内的温度开始逐渐升高,不知道谁先开始,亲吻,爱抚,偶尔一两声的喘息。
唐门看着面色微红的五毒,凑过去,吻住那人,将唇瓣撰入口内,舔舐,吮吸。退开后,盯着那艳丽的唇,然后,将人一把抱起,往床走去。

紫色的衣物被一点点褪去,露出被衣物包裹的诱人身躯,唐门低头在上面吮出一朵朵红梅,感受着身下的人儿轻轻的颤动。
嘴不停,手上动作也不停,一手在其身上挑逗,另一只手则在五毒身后开拓。
唐门叼住五毒胸前的一颗红果,轻咬,故意像婴孩一样吮吸,吸出啧啧的声音,惹得五毒呼吸又急促了些。唐门轻笑了声,放开红果,凑上去吻住五毒,舌头灵巧的撬开牙关,纠住对方的舌,邀之共舞。
一吻毕,两人分开时,牵出一根暧昧的银丝。五毒受不住,拿腿蹭蹭唐门,软声说到:“可以了,快进来。”
不上不是男人。
唐门提枪干事儿,可到底顾着五毒,慢慢的进去,到底后,两人同时叹喂一声。五毒摸摸唐门的脸,微笑着到:“有你真好。”唐门温柔的吻了下五毒,然后,那物更硬了几分。
接着,拉灯,满室於旎。


当魔道名句与剑三相遇

哟吼吼~
在学校时突然想到的一个脑洞,食用愉快。

ROUND1    “你特别好,我喜欢你”
唐毒篇
毒:欸,木头,你特别好,我喜欢你
唐(打木桩ing):…………
毒:……(-ι_- ),和你的木桩过一辈子吧,哼(•́へ•́ ╬)
(毒哥转身就走,这时,一只铁爪子过来抓住毒哥往后拉)
唐(将人揽入怀中):别走。。。。我,也喜欢你

策藏篇
藏:(扯住天策须须)二狗,你特别好,本少喜欢你。
策(温柔一笑):我也喜欢你,我的小少爷
(天策放下手中的马草,抱住眼前的人,轻轻吻了一下)

枯/骨

写的不好,请多包涵♡^▽^♡

唐骨出完任务回来后,发现家里一片冷清,那抹紫色也不见了,只有桌子上有一封信,他心里的不安被放大到极点。他忙拿起信看了起来。纸上只有寥寥数语,却让他惊慌无比。特别是那信上所说的“断恩”会让他在一个时辰后就将有关他的记忆忘记。唐骨突然疯了一般在屋子里乱翻,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他的东西,全没了,除了那封信和“断恩”。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我出任务前不都还好好的吗?
唐骨想去找蓝枯,又不知道去哪找。唐骨从没这么无助过,愣愣的杵在原地,嘴里呢喃着蓝枯的名字,一时间竟没了动作。
一个时辰后,千机匣掉落在地上,发出“哐当”的响声,他的脸上浮现出些许迷茫:
“蓝枯。。。。。。是谁?”

⊙▽⊙⊙▽⊙⊙▽⊙⊙▽⊙我是分割线⊙▽⊙⊙▽⊙⊙▽⊙
“阿骨,阿骨,我新学了首曲子,我吹给你听”
“阿骨,阿骨,这是我新学的菜,快来尝尝”
。。。。。。
“阿骨,你。。。路上小心”
唐骨从梦中惊醒,又是这个梦,三年来,这个梦就没断过,那声音很熟悉,但记忆中却没有。
黑暗将一切笼罩,他是唐门中人,黑暗本应是他的盟友,此刻却只能让他感到窒息。要是在不做些什么,唐骨觉得自己可能会被这窒息的感觉逼疯。
他突然瞥到千机匣上有一点紫色的磷光,他拿过千机匣,伸出手指轻轻抚过。脑中一阵刺痛,一些零碎的片段闪过,唐骨不顾疼痛,拼命去靠近,哪怕疼的冷汗浸湿了他的衣服。
最终唐骨想起了一切,他冲到外面,那五个烟花还在。原本做完任务是要给蓝枯放的,结果却成了现在这样。
唐骨看着烟花,缓缓笑了:“蓝枯,我一定会找到你的,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。”


最后的最后,当然是唐骨找回了蓝枯,并过上了happy的生活。
至于唐骨的追妻路程,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,想看的直接在评论里说吧(ˊ˘ˋ*)♡

来个小剧场:
唐骨:混蛋作者,结尾居然就这样没了,我媳妇都没出场过。
废:蠢炮,你梦里不是出来过吗?并且你还把自己媳妇儿气跑了,你说你瓜不瓜?
蓝枯:呵呵,是挺瓜的
唐骨:媳妇儿,这不能怪我😣,都是混蛋作者的锅😡
废:。。。

想写一只妻控失忆炮✘温柔毒哥的故事,大纲想好了可是  。。。开    学     了,只能先搁着了,等假期有空再改

呵呵哒

2

“!!!!!”男子猛然从梦中惊醒,屋子里空荡荡的,只有他错乱的呼吸。他伸手盖住眼睛,慢慢平复心情。屋外的月亮被乌云挡住,一丝光都没有,一片漆黑,杀手本是最适应这样的坏境的,此刻,他却只觉得冷寂。
一滴泪悄无声息的滑落,快要不能呼吸了。男子像往常一样,将那几近崩溃的情绪收拾好后已了无睡意,他就睁着眼睛看向一片漆黑的窗外,直到天亮。

——————
他不知道梦中那人叫什么,长什么样,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无从得知,只觉得熟悉无比。不能想,一旦想起便会万劫不复,那是禁忌。

天亮后,他收拾了一下自己,走出屋子,按照几天前走过的路线,来到一家宠物店门口,推门进去。“你好。”
宠物店的主人是个很温柔的人,叫蓝恬,今年22。别人的宠物店大多是些猫猫狗狗之类的,而他确是蛇,蝎子,蜘蛛这些小东西。店里比较冷清。
“唐冉,你又来啦,这次又受了什么伤啊?”蓝恬看到他,走过来拉住他摁到椅子上问到。
“昨晚失眠了,精神有点不大好。”
“那你要在沙发上躺会儿吗?”
“好,谢谢。”
回他的是一个温油的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