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人取名废

枯/骨

写的不好,请多包涵♡^▽^♡

唐骨出完任务回来后,发现家里一片冷清,那抹紫色也不见了,只有桌子上有一封信,他心里的不安被放大到极点。他忙拿起信看了起来。纸上只有寥寥数语,却让他惊慌无比。特别是那信上所说的“断恩”会让他在一个时辰后就将有关他的记忆忘记。唐骨突然疯了一般在屋子里乱翻,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他的东西,全没了,除了那封信和“断恩”。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我出任务前不都还好好的吗?
唐骨想去找蓝枯,又不知道去哪找。唐骨从没这么无助过,愣愣的杵在原地,嘴里呢喃着蓝枯的名字,一时间竟没了动作。
一个时辰后,千机匣掉落在地上,发出“哐当”的响声,他的脸上浮现出些许迷茫:
“蓝枯。。。。。。是谁?”

⊙▽⊙⊙▽⊙⊙▽⊙⊙▽⊙我是分割线⊙▽⊙⊙▽⊙⊙▽⊙
“阿骨,阿骨,我新学了首曲子,我吹给你听”
“阿骨,阿骨,这是我新学的菜,快来尝尝”
。。。。。。
“阿骨,你。。。路上小心”
唐骨从梦中惊醒,又是这个梦,三年来,这个梦就没断过,那声音很熟悉,但记忆中却没有。
黑暗将一切笼罩,他是唐门中人,黑暗本应是他的盟友,此刻却只能让他感到窒息。要是在不做些什么,唐骨觉得自己可能会被这窒息的感觉逼疯。
他突然瞥到千机匣上有一点紫色的磷光,他拿过千机匣,伸出手指轻轻抚过。脑中一阵刺痛,一些零碎的片段闪过,唐骨不顾疼痛,拼命去靠近,哪怕疼的冷汗浸湿了他的衣服。
最终唐骨想起了一切,他冲到外面,那五个烟花还在。原本做完任务是要给蓝枯放的,结果却成了现在这样。
唐骨看着烟花,缓缓笑了:“蓝枯,我一定会找到你的,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。”


最后的最后,当然是唐骨找回了蓝枯,并过上了happy的生活。
至于唐骨的追妻路程,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,想看的直接在评论里说吧(ˊ˘ˋ*)♡

来个小剧场:
唐骨:混蛋作者,结尾居然就这样没了,我媳妇都没出场过。
废:蠢炮,你梦里不是出来过吗?并且你还把自己媳妇儿气跑了,你说你瓜不瓜?
蓝枯:呵呵,是挺瓜的
唐骨:媳妇儿,这不能怪我😣,都是混蛋作者的锅😡
废:。。。

想写一只妻控失忆炮✘温柔毒哥的故事,大纲想好了可是  。。。开    学     了,只能先搁着了,等假期有空再改

呵呵哒

2

“!!!!!”男子猛然从梦中惊醒,屋子里空荡荡的,只有他错乱的呼吸。他伸手盖住眼睛,慢慢平复心情。屋外的月亮被乌云挡住,一丝光都没有,一片漆黑,杀手本是最适应这样的坏境的,此刻,他却只觉得冷寂。
一滴泪悄无声息的滑落,快要不能呼吸了。男子像往常一样,将那几近崩溃的情绪收拾好后已了无睡意,他就睁着眼睛看向一片漆黑的窗外,直到天亮。

——————
他不知道梦中那人叫什么,长什么样,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无从得知,只觉得熟悉无比。不能想,一旦想起便会万劫不复,那是禁忌。

天亮后,他收拾了一下自己,走出屋子,按照几天前走过的路线,来到一家宠物店门口,推门进去。“你好。”
宠物店的主人是个很温柔的人,叫蓝恬,今年22。别人的宠物店大多是些猫猫狗狗之类的,而他确是蛇,蝎子,蜘蛛这些小东西。店里比较冷清。
“唐冉,你又来啦,这次又受了什么伤啊?”蓝恬看到他,走过来拉住他摁到椅子上问到。
“昨晚失眠了,精神有点不大好。”
“那你要在沙发上躺会儿吗?”
“好,谢谢。”
回他的是一个温油的微笑。

接上次那个小条子,就是面具的那个
上次是古代,这次是现代,这俩货都有记忆,憋问为什么,作者就素介么傲娇
(。・`ω´・)不服来咬我啊o(´^`)o

时间:2017.XX.XX
地点:某次基三漫展上
曲端cos五毒,唐颓cos唐门。就是这么狗血,两人一见到对方就觉得十分熟悉。

唐颓(面无表情地盯着曲端):。。。。。。
曲端(被盯的有点方):你。。。你好,请问有事儿吗
唐颓:我们。。。是不是见过,我觉得你好熟悉啊
曲端(即使有点方也依然温和有礼):我也觉得挺熟悉的,可我是第一次见到你啊。哦,对了,我叫曲端,端庄的端,你呢
唐颓(继续面无表情的盯着):我是唐颓
。。。。。。
——最怕空气突然安静( ̄y▽ ̄)~——

唐颓(持续面无表情的盯着):你和我一个故人挺像的,长得像,说话语气也像
曲端(温和的笑容有点裂):。。。
唐颓(依然面无表情的盯着):连名字也一样
曲端(温和的笑容裂的更开了):。。。
唐颓(有点失落加小委屈):不过,他不见了,我也找不到他
曲端(一脸无语):。。。阿唐
唐颓(瞬间o_o):你叫我什么
曲端(¬_¬):阿唐,是我
曲端伸手摘下唐颓脸上的面具,温油的笑了笑:真的是我
唐颓扑过去抱住曲端,一脸委屈,口气也更加委屈:你当初为什么。。。
曲端也回抱住唐颓,继续温油的安抚眼前的委屈的唐萌萌:对不起,当初是我不好,乖啊
唐颓(被安慰):嗯。对了,幺儿,你以前不是老想摘我面具么,那我现在告诉你,摘了我唐门弟子的面具,你就是我堂客了,不能反悔,你要是敢反悔,我就把你绑回去,关起来,不准离开我。
曲端:。。。你没事儿吧,居然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
唐颓:幺儿~~~>^<
曲端:不逗你了(◕ˇ∀ˇ◕),摸摸头,么么哒。。。唔
唐颓直接一口啃了上去,尊滴素啃
曲端:瓜娃子,你属狗的吗?!
唐颓:堂客,我们结婚吧 (^_^)
曲端:好😊
上一世我们不能厮守,这一生我们定要白头
THE  END

给大家推荐一下《追命蛊》,超好看的O(≧▽≦)O

炮os:天堂啊(❤p❤)

无辜躺枪的呱太2333

出了定国后( ̄y▽ ̄)~

毒(摸腰):阿唐,你的腰好细啊
唐(浑身一颤):。。。

唐(满身黑气的扯衣服):瓜娃子,你欠*啊
毒(∑(°口°๑)❢❢):你干什么放开,不准扯我衣服,非礼啊啊啊啊啊啊